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書架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返回熱點話題清單

走出幽谷—— 性侵害醫治三步驟
黃維仁博士

年近三十的欣欣,十歲就受到性侵害,自高中時期就開始藉玩弄男人來報複男人。幾個月前她認識了在她十余年“美女複仇記”和“千面女郎”生涯中從未遇見過的好男人陸祥,不知不覺中真心愛上了他。在這種情況下,欣欣該如何走出過去,迎向未來?該如何得到醫治?她愛上了陸祥,她是不是該跟陸祥講到自己的過去?要講些什麽?什麽時候講?這些都是重要的問題。我簡單地把醫治過程分成三個步驟:

覺察與傾訴
醫治的第一個步驟——覺察它、面對它。

如果不知道自己有病,也不知道自己受了傷,這傷就無從醫起。對欣欣這樣幼時受到性侵害的女孩,真心愛上一個男人,開始談戀愛時,是很大的危機,但也是個轉機,因為這能促使她正視自己的創傷和被醫治的需要。有些受害者在生第一個小孩時才被挑起長久以來在潛意識中試圖遺忘、忽視的傷害,這就是醫治的時刻。只要能覺察到自己的問題,雖然害怕,若能有勇氣面對,是可以治愈的。

醫治的第二個步驟——找到可傾訴的對象。

過去欣欣無法得到醫治,是因找錯對象。幼年時信任母親的結果,使她受到更大的傷害,從此她不敢相信任何人。醫治的關鍵,是欣欣身邊必須要有位“具有安全性的人”,可讓欣欣心中的苦楚有對象傾訴。

很多人認為,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何必再去回想它呢?沒錯,過去的事若在你目前的生活中,未帶來太大的負面影響,不妨就讓它過去。然而,過去那些很深很重大的傷痛,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影響你的人際關系和與人的親密感,就不能不面對了。

醫治的關鍵之一,是必須要把過去受傷的情緒經驗,化成話語,表達到“具有安全性的人”能了解的地步。

為什麽要回溯過去的心理曆史呢?舉例來說:我的妻子淑嫣常跟我提到,她有一段非常美好的童年回憶,那就是小時到台灣中部草屯與姑媽共聚的時光。她記得姑媽家門前有一條大河,姑媽家的門坎非常高,幾乎爬不過去,還記得四合院後頭有一大片果林,好多的水果,孩子們玩得其樂無窮。所以一次趁回台之便,淑嫣邀我同赴草屯,重遊童年給她帶來許多歡笑的舊地。

我們到了草屯,從小巷走到坐落在田野間她姑媽家的四合院,遍尋不著那條大河、那座高門坎和那片果林。原來淑嫣兒時記憶中的那條大河,就是我們眼前的那條小水溝。那從小孩眼中看似極高的門坎,如今一跨便過;而所謂的一大片果林,不過三四棵果樹罷了。

此例證明,我們過去的經曆,如果不以成年人的眼光重新回去省視,那麽它們就會像“時光膠囊”一樣,固著在那兒永遠不變。因此對幼時所受的創傷,欣欣也需要用她成年以後較成熟的眼光來回顧。

醫治的過程中,身邊這個“具有安全性的人”有沒有傾聽的能力至關緊要。其實,聆聽是非常不容易的,當你傾聽性侵害的受害者描述過去的苦痛時,有時會受不了,這有點像車禍目擊者的心理反應。一般而言,最好有受過專業訓練的輔導者及未受過專業訓練卻能守密的親友,組成團隊來傾聽,讓傾聽者保持情緒上的平衡,這樣才能對受害者産生較大的醫治效果。

傾聽的過程也是個奇妙的過程,只要你招架得住,用細心、愛心、耐心去了解,醫治已經在其中。耐心尤其重要,因為,這些受害者過去已經遭人背叛了不知多少次,所以,她不但不會輕易地把真正的心聲告訴你,還會在不知不覺中給你很多測驗,若通過了她才會相信你。

尤其,受害者是女性,幫助者是男性,而過去的加害者也是男性時,情況就更加複雜。在我做治療時,一定讓受害的個案坐在離門口很近的地方,而不會故意坐在她和門的中間,因為對她們來說需要在心理上確定有逃生之路。

對于曾經被強暴過的女性,在不同程度上,任何男人都是“潛在的強暴者”,所以幫助者要明白受害者心中是非常得敏感和不安的。經過一段時間,當受害者開始信任你,願將心中的苦痛傾訴時,很多受害者會由若無其事開始變得憂郁起來,情況會先惡化,然後才漸趨好轉,這是醫治必經的過程。就是因為這麽難,我們會建議,若有受害的朋友,除了在一旁靜聽之外,最好鼓勵她尋求專業的輔導。

交心才能知心
醫治的第三個步驟——幫助受害者改變。

除了傾聽,也要在適當時機鼓勵受害者,開始做一些比較健康、能幫助自己的事。我常告訴這些受害者,你無需為不屬于你的責任負責。

舉個例子:當我們用手揮過某人的眼睛,他的眼皮一定會閉一下,這是人體的自然反射動作。同樣的,加害者在你身上所施的挑逗所引起的快感,只是人體的自然反應。你不需要對這些生理上的反應負責。在心理上渴望享受親密、得到重視,這也是很自然的需求,受害者不需為此負責。

但是,你需要學習為自己所做的事來負責,也就是你不應該隨便酗酒、吸毒、性泛濫,作賤自己的身體。應該選擇珍惜自己,過健康的生活,學習運動、新技藝,多做對身心靈有益的新事,如學彈琴、打拳之類。

過去欣欣借著控制男人來尋求出路,這其實是行不通的,因為她得不到她真正所渴慕的愛。但認識陸祥以後,她的生命出現了轉機。我常說,當一個人戀愛時,是她千載難逢的療傷良機,但若未能處理得當,這也是傷上加傷的危險時刻。難怪欣欣又愛又怕,希望與他親近,又把他遠遠推開。

欣欣終于碰到一個讓她可以稍微信任的人了,她會在不知不覺中,給陸祥許許多多的測驗,欣欣為要得到陸祥的愛,她可能有些很困難的抉擇要做。她到底是用過去隱藏真我的模式與陸祥交往呢?還是願意學習冒險,把真我顯露在陸祥眼前?其實,唯有將真我流露,而被人接納時,才有辦法享受到親密的甜美。若不敞開自己,怎能知道是否會被人真正接納呢?

對性侵害者的醫治,是漫長而複雜的過程。而醫治後的複健,更需要額外的努力。下期將與讀者談如何幫助性侵害者有效複建。

作者黃維仁博士現任美國西北大學醫學院臨床心理學家,被學生譽為 “Dr. Love”(愛情醫生)。美國愛家協會國際講員。多次應邀在美國,加拿大,新加波,馬來西亞,中國,香港,台灣主導婚姻,家庭與心理研討會。于2001年馬來西亞政府所舉辦第一屆國際家庭會議中被譽為「最受歡迎的講員」。並于2004年十月應邀擔任聯合國世界家庭研討會之主題講員。黃博士也是2002年五月應美國政府邀請到白宮晉見布西 (Bush) 總統的三位華人領袖之一。本文原載真愛雜志。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