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家活動

愛家書架

愛家雜誌

熱點話題

愛家培訓

寫信給愛家

RSS
《愛家》雜誌 第七卷 八期

愛家親子館

艾雪學畫畫

樊雪春

我欣赏艾雪勇於表达自己的勇气﹐因为对我而言﹐去画一个大家欣赏的叶子﹐常常远比表现自己内在真正的叶子来得重要。

不知道从什麼时候开始﹐艾雪经常拿著画笔到处画画。有时候她画在纸上﹐有时候她画在墙上﹐更惨的时候她画在衣服上……。

鍾情於畫馬
之後﹐我的日記本、帳本、學生的作業……一一遭殃﹔艾雪總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態﹐在我的任何紙片畫上她的代表作。這個代表作在不同時期會有所不同﹐有一陣子艾雪愛狗﹐到處充滿狗的畫像。過一些時候﹐家裡養了鳥﹐艾雪的名字就變成「愛鳥」﹐她會告訴別人﹐請叫我﹕「蕭艾鳥﹗」

接著還有蕭艾鹿、蕭艾兔……﹐在家裡添了兩隻烏龜後﹐她成了「蕭艾烏龜」。最後在「蕭艾馬」上停留最久﹐因為今年是馬年﹐和馬有關的東西很多﹐艾雪就一路畫馬﹐也為了畫馬而收集和馬有關的東西。

於是﹐馬的月曆、馬的桌巾、馬的鞋子﹐加上馬的香精油檯、瓦器做的馬、陶土做的馬……就在家中累積起來﹐家裡無處不是馬。

也因為看馬看得多﹐艾雪畫出來的馬愈來愈像﹐連馬的肌肉都可以描繪得出來。艾雪畫的馬﹐鼻孔總是特別大﹐呈現出特有的趣味。

像不像沒關係
我和爸爸都覺得她有機會成為一位畫家﹐所以到處打聽好的美術班。第一次上課時﹐老師說﹕「這是葉子﹐就這樣畫……」老師把葉子完美地畫在黑板上﹐那是一片像榕樹般的長型葉子。「老師﹐可以畫扁扁的葉子嗎﹖」艾雪問。

「不可以﹐要照黑板的畫……」老師說。

「那我不要畫了。」艾雪丟下筆。

「要乖乖﹐艾雪……」

繪畫班老師雖然態度很溫和﹐但是那種要求「統一」的教學法﹐實在不符合艾雪的特質﹐上了一次課﹐艾雪就不想再去了。

我和爸爸也沒強迫她去上課﹐她就繼續在家到處畫畫。畫她的鞋子﹐畫她的書﹐還有畫她的馬專輯。一直到現在﹐她都還叫「蕭艾馬」。偶爾﹐我和爸爸談起繪畫這件事﹐爸爸總是心有所感的說﹐畫得像不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把自己的感受表達出來。

學習勇於表達自己
文學是透過文字﹐將看不見的表達出來。繪畫是透過顏色和線條﹐使看不見的可以被看見。在艾雪的畫中﹐所呈現出來的並不是「馬」﹐而是五歲艾雪「心目中的馬」。就像一個在山坡上滾動的石頭﹐坡度使它有了滾動的能量﹐成了有生命的石頭。

看著艾雪﹐我欣賞她那種勇於表達自己的勇氣﹐因為對我而言﹐去畫一個大家欣賞的葉子﹐常常遠比表現自己內在真正的葉子來得重要。

對艾雪而言﹐其實沒有所謂勇氣這件事﹐她只是單純地表達。

至於我﹐我也在成為一位寫作之人的歷程中﹐學習表達自己。文字的坡度﹐使我有了生命的空間。

(本文作者樊雪春任教於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系、政治作戰學校心理系)

Copyright © 2007 - 2014 Focus on the Family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Designed by DragonNet Technologies, Ltd. powered by eDictio